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故事中国 >> 文章详情

为人民群众的幸福生活奋斗终生

作者:年松摘录 来源:南方网 日期:2018/12/26 7:37:19 点击:108 属于:故事中国


    申纪兰:

    把根永远扎在农村大地上

    一身深蓝色粗布衣服、一头刚盖住耳朵的短发,在1975年剪掉长辫子之后,申纪兰40多年来一直保持着这种在农村最常见的打扮。

    她一生不曾离开劳动,即便89岁高龄,每天还是力所能及地参加劳动。“要和乡亲们在一起,把根永远扎在农村大地上。”她说,这是她的初心。

    申纪兰1929年出生于山西省平顺县山南底村,是全国唯一连任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的人,一生堪称传奇。

    她嫁到西沟村时才18岁,婚后第六天就下地干活,一生信守“劳动就是解放”。

    上世纪50年代,她带着十几个姐妹加入互助组,和男人一样种树开荒,把男女“同工同酬”变成了现实。至今,村里仍流传着这样的“斗争故事”:

    春播快开始了,成堆的粪要往地上匀。妇女装一天粪7分工,男人挑、匀一天10分工。干了一天,妇女们都想挑粪匀粪。男人不愿意,就比赛。一样多的人和地,男人休息了,妇女不休息,不到晌午,妇女们都匀完了,有的男人还没匀完,连最反对同工同酬的男社员也说:“该提高妇女的底分了。”

    1983年,西沟村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迎来改革开放后的新起点。2年后,申纪兰带领乡亲们办起了平顺县第一个村办企业,西沟村逐渐走上了快速发展道路。

    现在,西沟村有集体企业4家、民营企业12家。2018年,村集体可支配收入210万元,农民人均纯收入9800元。

    在申纪兰身上,“勿忘人民、勿忘劳动”的初心已经化为血液。即便在担任山西省妇联主任期间,她依然早早起床,给大家扫地、打开水、擦桌子,也不曾将自己和孩子户口迁到城市。

    申纪兰对物质生活看得很轻。她住的仍是上世纪60年代的老房子,有一张旧桌子和一个旧式小柜子,一张老式木床占了半个屋子,没有一件现代化家具和高档电器。但她却多次将奖金捐给村集体。她坚持不领厅级干部工资,原来每月只拿村集体150元补贴,这两年才涨到300元。

    “什么时候也不能忘记党的教导,不能脱离群众,要给群众干工作。”申纪兰说。

    霍英东:

    赤子之心 敢为天下先

    “我投资、捐款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希望国家兴旺,民族富强。”已故全国政协副主席霍英东曾深情表白他对国家的赤子之心。

    早在上世纪50年代,在西方国家对我国实施全面禁运、港英当局武力“缉私”的情况下,霍英东在香港组织了颇具规模的船队,为祖国运送了大量急需物资,为抗美援朝和新中国建设作出重大贡献。

    改革开放之初,外资大都犹豫观望,以霍英东为首的一批港商敢为天下先,率先到内地投资兴业。在广东投资建设一个现代化宾馆就是他迈出的第一步。

    “我父亲认为,我们不是来投资的,而是来建设一家现代化的酒店,为港澳爱国人士、海外侨胞起一个示范带头作用,这对增强人们对改革开放的信心、引进外资和先进的管理经验等都有重要作用。”霍英东长子、全国政协委员霍震霆说。

    在霍英东和广州市政府的携手合作下,1983年2月6日,白天鹅宾馆开业,成为改革开放后中国第一家自己设计、建造、管理的五星级酒店。

    “一行带动百业兴”,从酒店到学校,从公路到桥梁……作为香港著名企业家和社会活动家的霍英东,积极参与各行各业改革开放,助力国家腾飞。

    香港回归前夕,霍英东运用自己的社会影响力,助力香港平稳过渡、顺利回归;香港回归后,霍英东坚定拥护“一国两制”,为香港长期繁荣稳定作出了突出贡献。

    霍英东一生酷爱体育。他四方斡旋,帮助中国恢复在国际体育组织的合法地位;他积极出力,为我国申办亚运会和奥运会台前幕后奔走;他慷慨解囊,捐资1亿港元设立霍英东体育基金,奖励优秀运动员,扶植发展体育项目和体育科研……

    霍英东还捐资10亿港元成立基金会,以捐献和非牟利投资形式,资助内地教育、医疗、文化等多个领域的建设与发展。霍英东“大慈善家”之名传遍神州大地。

    霍英东有一个悠长、美丽的“南沙梦”,希望将广州南沙建设成广东乃至全国对外开放的窗口。

    如今,经过霍氏家族几代人的耕耘,广州市南沙区初现规模,已从一个边陲渔村发展为现代化海滨新城。

    2006年辞世的霍英东先生没有等到南沙自贸片区挂牌的这一天,但霍震霆说,他将延续父亲的梦想。

    孔繁森:

    党员爱的最高境界是爱人民

    当孔繁森的名字响起在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上时,他曾经的同事、现任那曲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李玉建禁不住热泪盈眶。

    “远征西涯整十年,苦乐桑梓在高原。只为万家能团圆,九天云外有青山。”孔繁森生前留下的诗篇,生动概括了他在高原的工作状态:在藏十年,由援藏到调藏,他为西藏的发展呕心沥血,倾尽所有。他已经去世20多年,但他留下的那句话——“一个共产党员爱的最高境界是爱人民”,已经成为党员领导干部共同的精神财富。

    没人能说得清,孔繁森在西藏做了多少好事。下乡时,他总是随身携带一个药箱,靠着在部队掌握的医术,为群众减轻病痛。一次,看到一名藏族老人的鞋破了,脚被冻得又红又肿,他立即心疼地把老人的双脚抱在怀里;还有一次,遇到一名老人肺病发作,浓痰堵塞了咽喉,他将胶管伸进老人嘴里,将痰一口一口地吸出来……

    在他心里,百姓的事、公家的事比自己的事重要。他的女儿出嫁,为了等他回家三次推迟婚期,还是没有等到;但下属结婚,他却忙前忙后,从购买牙刷牙膏到被子被套添置,再到让女儿为人家新房剪出大大的“喜”字,可谓事必躬亲。雪域高原艰苦的条件,加上过度劳累,他疾病不时复发,鲜血常常浸透内裤,但他咬紧牙关不告诉任何人,如常工作。

    至今,西藏军区总医院的老员工还记得孔繁森献血的事情。在拉萨市羊日岗乡的地震废墟上,孔繁森收养了3个藏族孤儿。在那个物资贫乏的年代,为了养大3名孩子,他竟偷偷跑到西藏军区总医院,先后3次献血,换取孩子们的生活费。

    孔繁森是清贫的,也是富有的,在他工作过的地方,人们仍在传颂他的故事。阿里地区孔繁森小学,成为远近闻名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而今,进出阿里的公路宽阔平整,机场雄伟壮观;当地群众住上了宽敞房屋,电器成为家家户户的标配;在党和政府带领下,阿里人民正和全国人民一起,坚定地向小康社会迈进。孔繁森生前憧憬的图景,变成了现实。

    “孔繁森精神永不过时,他的精神将永远激励我们矢志不渝地为人民群众的幸福生活奋斗终生。”阿里地委书记朱中奎说。

    冉绍之:

    做事老老实实,做人堂堂正正

    “能参与到三峡移民这项伟大工作中,我感到非常自豪。”冉绍之对记者说。

    12月19日,人民大会堂。冉绍之,这个在三峡库区长大、在三峡移民工作中坚守了20余年的农村基层干部,作为改革开放表彰对象,被授予“改革先锋”奖章。

    从1992年开始,冉绍之就投身于三峡移民工作,先后摸索出了“三不准”“四监督”“五公开”和“五支笔联审”等许多成功经验,并率先在三峡库区创造了“门前一条江,江边一条路,路边一排房,房后一片园”的“就地后靠安置”模式,为三峡移民搬迁安置树立了样板,在三峡库区大力推广。

    如今,在首批三峡移民试点乡——奉节县安坪镇(原安坪乡),一层层梯田脐橙果实累累,一排排砖房依山傍水,一条条村社公路交错纵横。

    可在移民搬迁刚启动那阵,工作困难重重。

    “农民不想走,除了故土难离,还说明他们对国家的政策还不够了解,我们的工作还没有做到家,必须耐心细致地给农民讲明道理。”时任安坪乡党委书记的冉绍之说。

    上坡撑膝盖,下坡摔陡坎。这是百姓对安坪乡地貌的生动描述。为了做通村民的工作,冉绍之跋涉在安坪乡的崇山峻岭中,挨家挨户走,挨个找人谈。

    奔波劳累让冉绍之的关节炎频繁发作,经常是腿疼得不听使唤,上下坡只能靠人前拉后推,通过羊肠小道,只能手脚并用地爬行,两只手磨得皮破血流。

    那段时间,10天就能磨破一双鞋。冉绍之硬是凭着一股顽强的毅力,拖着两条病腿跑遍了安坪乡的每一个村落。

    冉绍之耐心地给村民们讲道理,帮他们谋划以后的日子。终于打动了村民,最终一致同意搬迁。

    “做事老老实实,做人堂堂正正。”这是当地群众对冉绍之的评价。

    移民搬迁时,他手里握着近3000万元移民建设项目资金,却从没有乱花过一分钱。安坪乡的移民都说:“冉书记管钱,我们最放心!”

    本栏文图均据新华社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