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故事中国 >> 文章详情

齐白石与侧室胡宝珠的相识过往:笑嘻患难总相从

作者:年松文化 来源:本站原创 日期:2018/2/21 11:18:00 点击:235 属于:故事中国

      齐白石的绘画广为人知,他定居北京后,受陈师曾影响“衰年变法”,融民间艺术与文人画于一炉。然而,对于齐白石的生平交游、尤其是生平活动史所涉的四川部分在学界却研究不多。

近日,由清华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峨眉春色为谁妍——齐白石与近代四川人文》一书力图坐实齐白石生平交游的史实过往,重构齐白石的社交关系和艺术思想,展现出一个齐白石穿梭活跃在军、政、商、学等不同界别之间的人际社交网络,一窥其从半生飘零,直至老身衰颓的言出心曲与所思所感,层层勾稽寻绎齐白石在不同历史时段的心路历程与多样性格,见证这位“砚田老农”在被波诡云谲的时代旋涡裹挟之下的人生抉择与命运沉浮。本文为此书第一章笑嘻患难总相从——齐白石与川籍侧室胡宝珠的相识过往


《峨眉春色为谁妍——齐白石与近代四川人文》书封

1874年3月9日(阴历正月二十一日),时年12岁的齐白石与原配妻子陈春君(1862-1940)在湘潭家乡拜堂,其后育有五子。1919年2月底,57岁的齐白石第三次孤身北上,定居北京,并将18岁的四川丰都(今属重庆)人胡宝珠纳为侧室【1】。对于胡宝珠的身世、嫁入齐家时的身份,历来都沿袭了齐白石《自述》等书中陈春君为齐聘副室的说法,但在齐白石《自述》《年谱》(胡适、黎锦熙、邓广铭本)中对于胡宝珠嫁入齐家前的身份问题,均为含混不清的表述。

1943年齐白石在《祭夫人胡宝珠文》中并未叙述胡宝珠嫁入的细节,而在1940年所作的《祭陈夫人》文中,齐白石则将胡宝珠在齐家的相夫教子,完全归功于陈春君的“德报”:“民国六年乙卯,因乡乱,吾避难窜于京华,卖画为活。吾妻不辞跋涉,万里团圆,三往三返,为吾求宝珠以执箕帚。”他还回忆1935年某日自己曾在家中不慎跌倒,行动不便,而“着衣纳履,宝珠能尽殷勤。得此侍奉之人,乃吾妻之恩所赐”,同时“宝珠共生三男三女,亦吾妻之德报也”【2】 。虽然在祭文中齐白石不免会有过分夸大的成分,但这却导致了此后齐白石家族后人叙述、人物传记、学术研究专书等对于这一情节记述的相互矛盾,如齐白石长孙齐佛来晚年曾回忆称:“—九—九年农历闰七月十八日,公得胡南湖赠一婢,名宝珠。有日记云:‘……胡南湖见余画扁豆一幅,喜极,正色曰:‘君能赠我,当报公以婢。’余即赠之,并作诗以纪其事。’初为公磨墨洗笔,扫地浆衣。一九二〇年,陈夫人怜公年老远游,无人侍奉衾箒,夫人牵于家务,又不能长住北京,遂将胡宝珠收作公的姨太太,并偕长男于贞,一同送至北京。”【3】 

郎绍君在《读齐白石手稿(上)——日记》一文中认为:“宝珠就是胡南湖所说之‘婢’,是以胡南湖母亲义女身份送到齐家的。白石将她带回湘潭家中,不久,就由白石发妻陈春君作主,纳胡宝珠为副室。” 【4】林浩基的《彩色的生命•艺术大师齐白石传》则讲作:“她告诉白石,给他聘定了一位配室,几天之内,她将携她一同来京,要白石预备下住处,准备成亲……一天下午,陈春君带着一位年轻女子赶到北京了。女子叫胡宝珠,原籍四川丰都人,生于清光绪二十八年壬寅八月十五中秋节,当时才十八岁。她父亲名以茂,是篾匠。胡宝珠在湘潭一亲属家当婢女,出落得十分标致。白石一见,满心喜欢。当天傍晚时分,三人一同到了龙泉寺新居,在陈春君的操持下,简单地举行了成亲之事。” 【5】周迅的《齐白石全传》又称:“不久,陈春君专程来到北京,为齐白石物色侧室,照顾他的生活起居。经过反复挑选,陈春君给齐白石聘到侧室胡宝珠……齐白石和胡宝珠一见面,双方都感到满意,于是就这样说定了。”【6】 

然而笔者经过考证,发现陈春君与此事无关,齐白石与胡宝珠的结合实则得益于一段书画姻缘。

http://p1.ifengimg.com/a/2018_08/4fd892f2def241a_size108_w600_h678.jpg

胡宝珠为作画中的齐白石研墨引自《艺林一老:齐白石先生的书画金石生活》,载良友图书印刷有限公司:《良友》,19359月号第109期,第19页上海图书馆藏

胡母义女

胡宝珠(1902-1944),四川丰都人,1902年9月生于丰都县转斗桥胡家冲【7】 。胡南湖(1884-1951,图1) 【8】,字新三,名鄂公,湖北江陵人。1912年四川从清廷独立,成立军政府。1915年3月,胡南湖以总统府咨议身份随四川督军陈宦首次进入四川,任督军署一等秘书。袁世凯称帝后,他联络在四川的北方革命党人黄以镛等与温江、郫县等地的民军首领取得联系,进行倒袁活动,1916年起任“四川宣慰使” 【9】,1917年11月调任广东潮遁道尹,治所在广东潮汕【10】 。

http://p1.ifengimg.com/a/2018_08/6da336871fcb7a4_size167_w400_h571.jpg

1 胡南湖(1884-1951

胡南湖在北京慈惠殿中有一奉侍母亲的公馆紫丁香馆,胡母一直在这里居住【11】 ,这里有1938年齐白石所画《紫丁香馆图》(图2)的四处题跋为证【12】 ,其一云:“紫丁香馆(齐为胡南湖刻“紫丁香馆”印文见图3)在旧京慈惠殿,院中满植紫丁香树,因名其馆。乃南湖弟尝奉养尊太夫人于此处,此十年前事也。白太大人下世后,南湖即徙家南下,偃蹇海上,而紫丁香馆早属他人。王谢旧居,令人慨叹。因拟为图,并报南湖先后之请也,戊寅三月,齐璜并记于旧京”;其二云:“扬尘东海几栽桑,迁变如云可断肠,曾是故人莱舞地,堂前一束紫丁香。此十年前过友人故居所作”;其三云:“煤山山顶天风凉,丁香馆前野草芳。唯有旧时如客燕,只今犹觅佛爷堂。南湖尊太夫人堂上曾悬金冬心先生画佛四尊,故云。此画图成作也。齐璜又题”;其四云:“紫丁香馆。宝珠在娘家曾居紫丁香馆五年。出此馆时,年才十八,今三十又七矣,一瞬越二十年,真老娘也。白石,戊寅。”

http://p2.ifengimg.com/a/2018_08/4c193f70ab05a15_size113_w600_h144.jpg

2 齐白石《紫丁香馆图》 长卷纸本设色32.5cm×102.5cm 1938年北京市文物公司藏

《齐白石辞典》一书“紫丁香馆”词条认为这是胡南湖在上海的故居【13】,而笔者细读《紫丁香馆图》四处题跋后,认为此馆应当位于北平,理由有五点:一是国民政府首都在南京,“旧京”应指北平,题跋一中的“戊寅三月,齐璜并记于旧京”时间是1938年3月,查齐白石年谱可知这一年他并不在上海,同年3月,在他给朱屺瞻所题《墨梅》跋中尚自称:“戊寅春三月,齐璜白石居燕京第二十一年矣”,且齐白石自1937年开始便“下定决心,从此闭门家居,不与外界接触” 【14】 ,1938年后,上海、南京相继陷落,齐白石更是“深居简出,很少与人往还” 【15】,因此可知当年3月时他尚在北平。二是1938年齐白石题写此跋时,胡母已然去世,胡南湖这时才“徙家南下,偃蹇海上”,而紫丁香馆也“早属他人”,成为了“王谢旧居”,因此抗战中胡氏举家迁居上海后的住处也不可能是紫丁香馆。三是题跋一云:“因拟为图,并报南湖先后之请也”,齐白石一生只在1903年和1946年两次到过上海【16】 ,1903年尚不认识胡南湖,如果紫丁香馆在上海,怎么可能被胡氏多次邀请前去呢?四是题跋二云:“此十年前过友人故居所作”,这应是齐白石1928年路过紫丁香馆所作,故不可能在上海。五是题跋三云:“煤山山顶天风凉,丁香馆前野草芳”,和“丁香馆”对仗的“煤山”在北平景山公园内,因而此诗所言应当均是北平风物。

 

回到顶部